胖鹤仙女

四字弟弟

【千我】何以解忧 #2

应该是勇气和状态的问题,宋今辞还是缺乏临场发挥的经验。抽屉里的盒子始终安安静静的放置着,偶尔几次被抽出,没过几秒却又被无情的推回去。
  
宋今辞烦躁的抓了抓头发,看着自己前面傅庾和大家说说笑笑的背影默默发着呆。
  
到底要怎么送才显得比较自然呢?
  
总之她构想了无数种送礼的方式但是始终无法果断的实施,于是就这么陷入无止境的纠结中。
  
从窗前经过的易烊千玺不经意的一瞥,正好瞅见宋今辞拿着水笔想去戳傅庾却又缩回手的情景,双眉不了察觉的皱了皱,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他加快了进教室的步伐。
  
也是时机恰好,在宋今辞好不容易下了决定准备掏出盒子的前一秒,易烊千玺就刚好喊住了她。
  
“宋今辞,门口有人找。”
  
真是戏剧性。
  
易烊千玺感觉找字出口时尾音抖了抖,连自己都有点不自在为什么会鬼使神差的脱口而出一句谎话。
  
宋今辞像是正在做什么坏事一样双手一顿然后迅速抽起快埋在抽屉里的脑袋,慌慌张张的应了一声哦,就十分不自然的从座位上站起了身还差点被桌角绊倒,索性傅庾没有转过来不然自己又得出糗。
  
出了教室门左顾右盼却没有看见一个自己认识的人或者说看似是要找自己的人,只有易烊千玺靠在走廊上而且目光是准确的落在自己身上。她有些懵。
  
“哪里有……”
  
“你最好不要送礼物给傅庾。”易烊千玺毫无耐心的打断了她的话,也可以说成是着急。
  
“啊?”宋今辞彻底懵圈了,这都是哪跟哪啊,“你怎么知道……”
  
“总之你不要送就对了,还有,他今早吃了很多东西,你买的那一份也不要给他了。”
  
宋今辞看着他这一副命令人的模样莫名有些窝火,以为他这是故意找茬,甚至还以为他是想要看自己的笑话。在一种叫做女孩子的自尊心还有即将表白被识破的羞耻心的驱使下,她感觉自己要炸了,“易烊千玺你有病吧,我的事情你凭什么管啊!”
  
甩下一句足以表明自己心情的话之后,她垂在裙摆边的双手捏起了拳然后转身走进了教室,步子干脆利落,甚至还有些赌气的加快了速度。
  
易烊千玺站在原地,有些没缓过神来。
  
侧目望去,只见天空被厚重的雾笼罩着,看不见一片云朵。
  
凭什么管她的事情?
  
易烊千玺想起她刚刚那副因为生气而涨红了脸的表情还有她悄悄捏起的拳头。
  
宋今辞你真蠢。
  
嫌自己多管闲事?
  
好啊,老子不管你行了吧。
  
转身一脚踢在冰冷坚硬的墙壁上,吃瘪的滋味还真是好受啊。
  
易烊千玺眯了眯眼,浑身上下都写满了不爽二字。
  
以至于后来进教室的时候他把自己的椅子踢了四五个回合才安分的坐下来,闹出的动静让旁边的傅庾有些想笑。
  
“哎哟,谁惹到我们易大少爷了,你瞧你那样。”
  
“狗咬吕洞宾。”易烊千玺把目光向后偏了些许,只见宋今辞一脸无所事事的写着练习,便怒火中烧一下子转过来横了一眼傅庾。
  
“傅庾。”
  
“你这人就这么好么?”
  
……
  
“你说啥?”
  
后面的宋今辞实在听不下去了,握着水笔的手指越缩越紧,最后赌气似的勇敢的把笔往桌上一摔,“傅庾!”
  
“怎么了?”傅庾转过来,状态更懵了。
  
这两个人吃了炸药了吗?
  
还是一个牌子的。
  
“你晚上有时间吗,我有事想跟你说。”
  
  

【千我】何以解忧 #1

这是宋今辞初次见到傅庾。
  
和别的女孩子看自己心上人一样,宋今辞觉得他笑起来很好看,毛茸茸的寸头安分的贴着额头,阳光落在眼睛里亮闪闪的像是彗星扫过时陨落的碎片,一米七几的高个子高挑挺拔,是那种在人群中一眼就能认出来的男孩子。
  
军训期间还没有排位置的时候宋今辞观察到傅庾很喜欢坐在倒数第二桌,和他坐的男孩子听说叫易烊千玺,长得很开朗,皮肤是典型的健康小麦色。宋今辞至今都觉得他长了一副卖保险的样子,毕竟真的是让人感觉到很有安全感,可惜了他不去保险公司不然一定会被选上。
  
都说青春期的女孩子见到自己喜欢的人都会红着脸躲开,可宋今辞偏偏就不是这样的人。最后一天定座位的时候宋今辞可是拿出了最大的力气坐稳了傅庾后面的最后一桌,即使那里只有一张空桌子,她一天也乐乐呵呵的坐的挺开心。
  
接连好几节课这么傻乐呵班主任看她的眼神都有些不对劲,还悄悄拉着她到办公室询问是否有人孤立自己,毕竟一个人也能坐出中彩票的幸福感也是有些惊悚,而我们的宋今辞也只是傻傻一笑的摇着头说没有啊。班主任的脸色突然之间更加奇怪了,轻叹一口气摆摆手让她回去上课。

“这孩子,不会精神分裂吧。”
班主任看着她蹦哒出办公室的身影无奈道。
  
不会有人孤立我的。
而且就算有也没事啊,我前面坐着傅庾嘛。
  
小姑娘自从离傅庾只有一张桌子那么远以后,学习什么的都变得积极起来,自己的行为也是越来越自觉了。不管什么题,英语题数学题物理题化学题,只要是能问的只要是有字的,宋今辞都能特别积极的扔给傅庾,这么一扔,宋今辞就要在余嘉浩的座椅上坐上半个多小时,每天都一样重复。
  
记得有一次易烊千玺问她,“你怎么问题的时候一定要坐在傅庾边上守着啊。”
  
她只笑着打趣说,我耳朵不好使嘛。然后终于不好意思的摸摸耳根,然后发现烫得连自己都缩了手。
  
易烊千玺看着她收回手后红透了的耳根,不可察觉的蠕动了一下嘴角,最后也还是什么也没说。
  
傅庾和同龄男生一样,很喜欢打球,自然也喜欢打游戏。体育课的时候宋今辞就早早的买两瓶水守着球场边的长椅不动,眼睛骨碌碌的盯着球场上肆意奔跑的傅庾,他投球的时候自己的心就像提到嗓子眼一样比吃鱼时剔鱼刺都紧张,球进筐落地后就自己就小声的尖叫出声,即使不是正规比赛她也会在原地兴奋打转好久,到最后下课铃响起的时候便又会忘记把还未动过一口的水递上去,于是那一段时间总是有人在长椅边捡到免费的没有开封的纯净水喝。
  
平安夜的到来让所有人都心潮澎湃,每一个人手里都有自己准备的特殊礼物,也都有自己想要一起过平安夜的人。宋今辞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花光了所有零花钱在网上为傅庾定制了一套限量的科比手办,快递到的时候她差点没哭出来,看着手里精致的手办,宋今辞吸了吸鼻子。
  
钱花了就花了吧反正它们是为了主人的爱情而死啊那也值了。
  
打着夜灯,拉开书包拿出了自己在礼品店挑选的包装纸放到了装着手办的盒子旁边,却忘却了一堆堆数学老师那个老巫婆布置的明早就要交紧急试卷。
  
后来想起来的时候已经太晚了她只能咬咬牙一口气用小猿搜题搜出来抄上,一弄就弄到了半夜。
  
第二天的时候宋今辞起得可是意外的早,趁着家里人还在熟睡,自己从抽屉里掏出了五十元去麦当劳买了两份特价早餐小心翼翼的放到了装着礼物的袋子里。
  
等待服务员找补零钱时宋今辞东张西望的打量着店里圣诞节的装扮,一侧过头时却愣住了,视线一瞬间冻住。
  
真烦啊心跳又不合时宜的乱了。
  
一大清早的,宋今辞都还在策划着去买用来装自己昨晚用心加工写完的情书的粉红信封,就已经提前在在麦当劳遇到了那封情书的主人。
  
看着坐在角落里的傅庾宋今辞有点懵,他穿了一身雪白的羽绒服,脖颈上的红色围巾特别两眼,而他脸上的笑得正和他围巾的颜色一样暖。由于视角问题,她完全看不到他对面坐的人是谁。但她老感觉他的笑容暖得怪怪的。
  
宋今辞收好零钱之后正踌躇了一下,吞了吞唾沫正想伸长脖子偏头过去看,一股接触在自己手臂上的力量将自己一下子拉了回来。
  
出神的她被吓得差点吼出来,像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一样猛的转过头眼睛瞪得圆圆的,像只受惊的松鼠。
  
“易烊千玺你吓死我了!”
  
“你在这鬼鬼祟祟的干嘛啊?”易烊千玺笑,顺着她刚刚的视线望去,“怎么,吃早餐了吗?要不然过去我们一起呗,反正都是兄弟。”
  
“谁谁谁跟你是兄弟啊!”宋今辞有些急,扯了扯衣领转身往大门走去,可以说是跑,“我先走了,你和傅庾他们吃吧。”
  
刚刚走到转口处,书包里的热乎气就又让她折了回来。
  
“顺便让他稍微留一点肚子。”
  
易烊千玺扬扬眉毛,算是回应。
  
看她出了麦当劳,自己才拎上书包准备离开,却被一道甜美熟悉的声线叫住。
  
“嗨千玺,要一起吗?”
  
林婉儿的声音一向都很好听,不过这时易烊千玺听着只觉得背后发凉。他顺着望去,只见林婉儿正冲他挥手,而她对面的人就是傅庾。
  
“不了。”易烊千玺皱了皱眉,“我走了。”
  
十二月的风吹在脸上是刺痛的,如刀剜一样残暴痛苦。
  
真傻。
  
易烊千玺想起她一脸春风买下的两份早餐,突然有些心疼。

避免以后有事惹上身:)
我这里先放图:)
这里是胖鹤吾喜:)